主管: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中国出版协会年鉴工作委员会

首页>>年鉴研究>>国外年鉴研究

西方年鉴的起源与发展

点击数:72832011-01-23 00:00:00 来源: 中国年鉴网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西方关于年鉴研究资料的梳理,介绍了Almanac、Yearbook、 Annual、Factbook等各种西方年鉴最初的缘起以及后来各自发展的历史,特别是在当代互联网新形势下所面临的改革及其整体命运。着重分析了各种西方年鉴在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不同特色。文内提供了一些以前我国关于国外年鉴介绍研究所没有涉及到的信息和资料。

关键词: 西方年鉴;发展历史;特点


对于西方年鉴发展历史的研究,国内已有数篇报告,并提出一些观点。年鉴起源于西方,因其最初产生的背景、途径和使用目的不同,而存在多种样式,且每种年鉴使用的“年鉴”专名也不同。作为“年度资料信息工具书”,这些年鉴今天在西方国家虽已趋向同合,但在各自服务领域、读者对象和分工方面,仍存在着一些区别。本文试在这些报告基础上,并结合西方世界年鉴研究资料及相关报道,逐一阐述每种年鉴在西方国家的发展简况以及西方人对年鉴的看法。

“年鉴”在西方称谓多样,《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共列出三种:AlmanacYearbook Annual 不是十分完备,应增补Factbook,此外还有一些工具书如《简氏》(Jane’s)系列年鉴,虽没用“年鉴”专名,也属于年鉴。在西方图书馆的图书分类上,这些年鉴和大百科全书、词典等被列为一类,算作工具书。西方人习惯称它们为便览手册( handbooks),或者指南(guide books)和参考书(reference books)。除上述年鉴之外,西方国家还有ChronicleTimeline等,内容多属于大事记,虽然和上述年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或作为年鉴中的一个章节,或独立成书,但不专门为年鉴服务。


总体来说,西方年鉴出现于中世纪,发展于16-17世纪,在18世纪早期向现代年鉴转变,并于18世纪中后期起逐渐定型;从国家和地区来说,它们的发展始终随着西方文明中心的转移而前进,最初起源于欧洲古罗马、古希腊帝国,发展于英、美两国,并且这两个国家也是现当代世界年鉴的发展中心。从年鉴类型上来说,几种年鉴以AlmanacYearbook发展历史最久,流行范围最广,影响最大,是西方大众(general-interest)年鉴的主要形式。

下面就上述几种年鉴在西方的起源和发展作一个简略介绍。

一、Almanac、Yearbook的发展

(一)Almanac简史

Almanac(以下简称AL )来自中古阿拉伯语al-manakh,后者在现代阿拉伯语里的意思是“天气”。但这个词最初从何而来不能确定,现代西方人认为其最早可能来自古希腊语或者古埃及语,但倾向于来自阿拉伯语的比较占上风,因为这个词在古阿拉伯语中使用的佐证比较多。对于这个词的最初词义西方也有争论,有人认为它是古希腊语“almenichiakon(日历)”的意思,也有人根据古代阿拉伯“manah(估算)”、古埃及语“almenichiata”(天体超自然的统治者)等来推演它的本义。al-manakh13世纪传入英语后有三种拼法,即:almanackalmanachalmanac 前两个词是英语早期的写法,在现代英语中不常用。


AL最初为一种历书,它的起源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巴比伦的天文学,当时人们利用行星活动周期表来推算月亮和行星活动的规律。由于天文学的出现,古代地中海沿岸地区出现了历书,目前发现最早的历书是公元前13世纪古埃及拉美西斯王朝时期的历书 ,现存大英博物馆]。这些历书除记载日历外,还记载其他内容,如古埃及和古希腊的历书(Greek Calendars)有节庆日、吉日、忌日等内容,古罗马的年表(Fasti)有法定贸易日和非法定贸易日等。

公元2世纪,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Ptolemy,约90~168)认为天体运动可以引起季节、气候等变化,并且这些变化可以被预测,自此,欧洲人不仅利用天体运动预测天气,还用它来预测国家、政治和个人命运等,从而产生了占星术。上述这些内容都为后来的欧洲历书AL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托勒密关于天体运动的学术被后来中世纪阿拉伯天文学家所接受,现在已知最早的以“al-manakh”命名的历书是西班牙穆斯林天文学家、数学家查尔卡利(1029-1087)(al’Zarqali,西方人称为Arzachel)于1087年编纂的《查尔卡利天历》The Almanac of Azarqueil),这部天历提供了太阳、月亮和其他行星在108810924年间的每天位置及其他相关内容的表格,这部天历的拉丁语本和改编本分别于12世纪和13世纪在欧洲出现。自AL这种历书形式出现以后,欧洲人在12~14世纪断断续续编纂了一些AL,这个阶段是欧洲AL的开始时期,它发展速度缓慢,总共只出现几部。也正是从这个阶段开始,AL出现了谶言和占星术的内容,这一现象一直持续到18世纪中期,此间Solomon Jarchus 1150年出版了欧洲第一本带有占星术内容的AL15世纪印刷术传到欧洲后, AL发展步伐加快,并且越来越受到人们重视。关于第一部印刷版的AL有两说:一说认为是奥地利天文学家、数学家Georg vonPurbach1423-61)于1450年出版的,另一说认为是德国人Gutenberg1457年编纂的,但不管是谁,他们的AL都要比印刷本《圣经》早,并且至少早8年。此后,德国人Regio-Montanus1474年编纂的一部AL以不同版本形式在欧洲连续出版了好几个世纪,1497年,一部从法国人Richard Pynson翻译过来的《牧羊人历书》(Sheepheard’s  Kalendar)称为第一本英语印刷历书。

16世纪后半期开始,英国人编纂AL开始增多,但这些AL无论在内容上和形式上都与过去的AL相差无几,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变革。到17世纪,AL成为英国最畅销书之一,仅次于当时的《圣经》。据 1907年德国出版的《梅耶大辞典  :  16世纪开始,欧洲的年鉴才逐年出版。从 17世纪起,才在天文气象资料之外加上各种情况报道”。AL此时期从历书向年鉴演变,到17世纪中期左右,英国每年能出版40万册AL,并且有些AL能够做到逐年出版,比如当时有一个人叫做Richard Allestree,他编纂的AL比较受欢迎,连续从1617年出版到1643年共计26年时间,此间大多数AL都是由英国书商公司(Stationer’s Company)印制出版的。欧洲17世纪出版的较为著名的AL有:法国《列日年鉴》(Almanach Liegeoi1639)、英国《穷人罗宾年鉴》(Poor Robin’s Almanack1663~1776,为当时英国最受欢迎年鉴)、英国《老摩尔年鉴》(Old Moore’s Almanack1697)。1639年,美国(时为英国殖民地)第一本年鉴《1639年新英格兰年鉴》(An Almanac for New England for the Year 1639)在哈佛学院(Harvard College)出版。哈佛学院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AL年度出版中心,当时这个中心拥有7位编辑,出版了很多年鉴。

17世纪中后期至18世纪中期,AL在欧洲和美国产生了重大变化,这个变化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1)随着西方科学的发展,AL当中那些迷信和耸人听闻的糟粕开始减少,其中有一部分AL 演变为后来专业的天文年表(ephemeris),内中天文数据计算准确,排列细致严谨。(2)另一部分AL开始发展成为通俗读物,它们不仅提供天象和气象方面的信息,也增加一些有趣的民间读物内容。增加趣味性是此时期通俗AL的普遍现象之一,比如上文提到的《穷人罗宾年鉴》是一个出版商假借“穷人罗宾”、“火烧岛骑士”之名出版,它是早期带有诙谐、轻松风格的年鉴之一,这部年鉴模仿占星术语气所说的话让人感到诙谐好笑。当时这样增加趣味性的AL还有很多,由此AL开始向现代综合性年鉴转变。

18世纪中期起,AL出版中心由欧洲和英国转移到了美国,这一时期,美国出版了一些具有现代年鉴意义的AL,其中较著名的AL1725~1775年间出版的《天文日记与年鉴》(Astronomical Diary and Almanack),此间美国有些同类年鉴都仿效它,其中本杰明·富兰克林在1732~1757年出版的《穷人理查德年鉴》(Poor Richard's Almanack)是这些AL中最畅销的年鉴。富兰克林因受到英国《穷罗宾年鉴》的启发,给自己年鉴起了一个理查德·桑德斯的假名(因此叫做穷人“理查德” ),并借用理查德之名在其年鉴中提出一些带有哲学意味的格言,这些妙语实用、智慧并令人欣悦。

此一时期美国的AL一扫之前欧洲年鉴的旧面容,成为百姓真正喜爱的通俗读物。这种大众版的AL增添了很多有趣的信息资料,如道德规范、家庭医疗指南、多门类的统计数据、节假纪念日、甚至还有笑话、小说、诗歌等方面的内容。农民通过AL不仅掌握每天的日期、合理选择农时安排生产,同时还可以欣赏到许多既能增加知识又能让人愉悦的读物。在那个书籍稀少的时代,AL已成为他们最喜爱的通俗读物,这方面当属本杰明·富兰克林《穷人理查德年鉴》改革得最成功。这一时期美国出版了很多AL,其中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兄弟詹姆士·富兰克林还出版过《罗德岛年鉴》(the Rhode Island Almanac1728),这些年鉴中出版时间最长的是罗伯特·托马斯(Robert Bailey Thomas)编纂的《老农夫年鉴》(The Old Farmer’sAlmanac[k]),该年鉴从1792年问世后一直出版到今天,历时两百多年。在此之后,AL继续扩充内容,不断增加统计和其他信息资料,并且做到内容可靠,查阅方便,到19世纪以后,现代年鉴版的AL正式形成了,其中著名的有:《世界年鉴》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1868年出版时为小册子,1876年停刊;1886年复刊至今,销售量为全世界年鉴之最)、《查信息请用年鉴》(Information Please Almanac1947年创刊,1999年更名为《时代信息年鉴》(Time Almanac with Information Please))、《读者文摘年鉴》(Reader’s Digest Almanac,1965年创刊)、《纽约时代年鉴》The New York Times Almanac1991年创刊,其前身为《寰宇年鉴》(Universal Almanac)。美国AL创新编纂模式很快在欧洲推广,如英国的《惠特克年鉴》(Whitaker's Almanack,1868)在其扩充信息量后,被誉为英国最好的年鉴和一部微型百科全书,收录的内容包括世界各国基本情况和各科科学知识,其关于英联邦国家的统计资料特别丰富。

18世纪中期以后,欧美国家有些专攻天文的AL注重科学,摈弃迷信与粗制滥造,出版了许多优秀的天文专业年鉴,其重要代表有1767年英国创立的《大不列颠航海天文年鉴》(British Nautical Almanac),到20世纪时,又出现英国的《土地测量员的天文年鉴》The Star Almanac for Land Surveyors1950美国、英国合编的《航空天文年鉴》(The Air Almanac1937创刊,1997年后分为英、美两国分册)、《天文年鉴》The Astronomical Almanac1981年创刊,其前身为1852年创刊的《航海天文年鉴》(The Nautical Almanac and Astronomical Ephemeris)。

今天美国的AL更加多样,除综合性的AL以外,还涌现出很多其他专业性的AL,它们涉及到体育、艺术、卫生保健、美国少数族裔、地区等许多领域,同时也出现了针对儿童的AL。关于美国早期AL发展史可以查阅米尔顿·德雷克(Milton Drake)于1962年编制的2卷本《美国的年鉴》(Almanacs of the United States)。

(二)Yearbook简史

Yearbook(以下简称YB)比AL发展的历史要短,它最早出现在13世纪。YB这个词也有一个来历,它最初的形式为“Year Book”,“年”和“书”是分开写的。美国波士顿大学法学院“历史判案汇编”电脑数据库专供法律人士网上查阅,其卷首说:“The Year Books是中世纪英国判案汇编,它最早可追溯到大约1268年,最晚在1535年,以印刷本出现”。同时还指出,所有早期的‘Year Books’都是手稿本,它们通过法律专业人士数十年,常常是几个世纪的流转后才最终制成印刷本。查阅该数据库目录,发现有的“Year Book”汇编的是一年判案录,有的是几年的判案录。这些判案录通常由当时法院首席书记员用拉丁语或盎格鲁诺曼语所编,波士顿大学法学院在提到这些汇编时,用的是“Year Book”。美国《语源词典》说“yearbook” 作为一个词形出现,最初是在1588年,本义是year +book,是报告当年法庭所有案件的年度目录书,中文翻译成“年度汇编” 可能更贴切一些。直到1710年,YB才出现现代年鉴的含义:记载上年度大事和统计资料的工具书。YB18世纪至19世纪欧洲的发展历史不详, YB在美国兴盛于19世纪,此时耶鲁大学于1806年出版了全美国第一本YB,这部YB类似于学生毕业纪念册;1845年,第一本中学高中毕业班YB出版。这些早期学校的YB含有毕业班学生写的短文、诗歌以及对学校生活、毕业和未来生活的一些留念和感叹,以后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学校YB逐渐出现了学生照片。1926年,YB在美国英语中第一次出现“毕业班纪念相册”的义项,为YB美国百姓化起到了巨大作用。从20世纪40年代起,美国学校开始设置YB编制课程。由于当代美国学校YB印刷市场很大,有很多印刷厂积极参加竞争,他们或派代表到学校,或在互联网安装YB编制程序,帮助学生设计制作年鉴,为YB在美国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美国学校YB后来流行到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但这些国家学校的YB在内容和编排上都与美国有一些不同。此外,美国海军、教堂等一些组织都编有YB。今天美国的YB可以反映一个地区、一个国家或者多个国家的情况,也可以反映某一个行业或科目的情况。YB大多为专业年鉴或是地方综合性年鉴,它覆盖到社会各个层面和学科。

当今最著名的综合性YB是英国的《政治家年鉴》(The Statesman's Yearbook),该年鉴于1864年创刊后一直出版至今,内容侧重世界各国政治和历史等诸多方面情况。其统计数据、回溯性资料和参考书目比较丰富。在所介绍的一百几十个国家中,侧重美国、英国、加拿大和英联邦成员国以及中、俄、日、法等大国,而众多第三世界国家的资料则比较简略。

(三)AlmanacYearbook的比较

从年度信息和资料工具书的角度来说,今天美国的ALYB在其反映的内容和领域、表现形式、出版周期等很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难分彼此。但是今天美、英等英语国家仍分别用ALYB两个书名来出版年鉴,甚至有些地方或组织一年同时出版相同领域和行业的两种不同版本的ALYB,如美国华盛顿州2008年分别出版两种不同名称的《华盛顿州年鉴》,一本叫做Washington State Almanac,另外一本叫做Washington State Yearbook,美国爱猫者协会(Cat FanciersAssociation)也分别以ALYB名称出版两本年鉴,其前者是《爱猫人年鉴》(Cat FanciersAlmanac),后者是《爱猫协会年鉴》(CFA Yearbook),由此看出ALYB的确有不一样的地方,比较起来表现在以下4个方面:

1.读者对象不同。AL针对的读者是以农民和城市平民为主的普通大众,其年鉴内容具有生活实用性,科普、新闻、娱乐性,通俗性,是一部大众便览手册。YB主要为各行专业人士服务,内容大多含有专业性,因此YB大多为专业或地区年鉴,综合性的带有百科全书性质的YB比较少。

2.内容时限不同。AL由历书演化而来,其资料回溯性比较强,时间上下限不定,既可以反映去年和历史上的事情,如《美国黑人年鉴》(The AFRO-American Almanac)跨越了美国黑人包括从黑奴贸易、民权运动到当代美国黑人发展的整个历史;也可以预报今年或今年以后的事情,如美国《老农夫年鉴》(The Old Farmer's Almanac)提供了未来一年时装、食物、家庭装饰、技术以及生活的流行趋势,天文专业的AL更是提供未来一年的天象活动规律。而YB一般只能反映上年度发生的事情,提供上年度各种数据。

3.体例版式不同。AL内容表现形式基本以表格、图表为主,文字叙述大都为条目体,信息呈现“多、繁、碎”的特点,索引(index)细致,开本通常为32开,便于携带。YB大多是文章体和条目体相结合,内容整齐划一。

4.出版周期要求。YB逐年出版,周而往复。绝大多数AL按年度出版,但也有一些AL可能几年为一期,其内容可涵盖未来几年;现代有些AL是双月刊,如美国爱猫者协会出版的《爱猫者年鉴》。

二、Annual、Factbook和其他年鉴的发展

ALYB是现代西方年鉴的主要形式,此外,欧美国家其他文字载体当中也有一些书刊,因具有年度资料信息工具书性质,而被纳入年鉴范畴。这些载体从广义上来说不一定是年鉴,不完全具备年鉴特有性质,但在某些特征点上又和年鉴暗合,因此它们当中有一部分书刊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就具备了年鉴功能。这些和年鉴功能相似的载体有AnnualFactbook等,其中Annual反映的年鉴内容往往带有评述性质, Factbook更倾向于提供客观信息和概况介绍。

(一)Annual简史

通过互联网搜索西方年鉴,发现以Annual(以下简称AN)为名的年鉴不是很多。作为词来讲,AN没有ALYBFactbook等词意思单一,它有很多个义项,做形容词时意思为“一年一度的”,做名词时主要有3个义项:“一年生植物”、“年刊”、“年鉴”,AN这个词和Annals(以下简称AS)有一定的关联,AS3个义项,分别是“通年史”、 “年报”、“ 学科年刊”。中文有的时候也把AS翻译成“年鉴”。美国《词源词典》说英语的ANAS都是从古拉丁语“annus(一年)”演变过来的,前者后来演变为形容词,后者演变为名词

说到AN作为年鉴,首先得弄清楚AS的发展史。

AS作为一种“通年史”或“年报”,早期与我国编年体史书《春秋》、《左传》、

《资治通鉴》相同:按年度发展顺序记录编排历史事件,西方也把这种体例的工具书称作chroniclesAS作为编年体工具书在西方开始于公元前300年左右,当时古罗马大祭司把当年一些重要事件如官员姓名、战争、日食、月蚀等以表格形式记录下来,摆在官邸外向公众展示,就是AS最初的起源,这种形式一直持续了100多年。到公元前150年左右,有一位叫做P. Mucius Scaevola 的大祭司取消了这种做法,而改以书籍形式出版。在他出版的80AS中,记载了从早期罗马帝国到他那个年代各个帝王时代的传说和重大事件,这些传说和事件不一定符合历史原貌,有的是后人改编过的,有的纯属子虚乌有,但他的这种AS纪年表形式很快被后来史官们所采用,这些史官在编辑纪年表时,改变了记事方法,不仅保持了史实的真实性,还扩大了事件的记录范围。中世纪(公元4761453年)时,天主教中有一些礼拜日要根据复活节(Easter)在具体年份里的时间而作出适当的日程安排,当时罗马教堂就设计了一些表格,规定复活节等礼拜日在未来几年,甚至几个世纪中的具体日期。他们把制作的复活节表制成一种很薄的小册子,在每个年度之间保留了很大的间隔空隙,于是有些修道士就在每个空隙里简短地填上了当年发生的一些大事。到7世纪底,爱尔兰人开始编辑这些记录,并以AS之名出版,如《四位大师志》(Annals of the Four Masters)、《阿尔斯特志》(the Annals of Ulster)、《威尔士志》(Annals of Wales)等,都是以编年体形式,按照一年一年顺序编排下来的,这些AS当中所记事件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亚瑟王(King Arthur6世纪)时代。到9世纪,这些志书变为一种常见出版物,记载同时代所发生的历史事件,开始具备了年鉴功能。

18世纪,AS发生了很大变化,表现在两个方面,(1)所记载的文献范围扩大,(2)其中有些AS纪年形式变得比较松散。此间出现了以AN为名的著名年鉴,如《世界大事件年鉴》(The Annual Register)从1758年在英国问世后一直出版至今,其记事方式以文章体为主,向读者展示过去一年世界范围内每一国家或地区所发生的主要事件与发展趋势,涉及经济、社会、科学与文化等多方面内容。其条目或文章由相关领域专家撰写,写作风格始终新颖而透彻,远远胜过同领域内的大多数参考书。《世界大事年鉴》从2005年起改由美国出版。此外还有专业的《海军年鉴》(The Naval Annual1886年创刊,后几经易名,1992年停刊)等。今天的AN还有《美国参考书年鉴》(American Reference Books Annual)、美国《外科年鉴》(Surgery Annual)等。诚如前述,以AN为名的年鉴不是很多,这其中AN还可作为年终总结,变成一种专门用来记载评述音乐、体育、大腕明星、玩具、连环漫画册的年终期刊,也可以是企业公司的年度财务报告等。

19世纪以后,AS所记文献范围更加广阔,形式也更加多样化,除一部分仍保持过去的编年体史书形式以外,大多改为月刊或季刊。这些刊物主要流行在医药、数学、物理、电子等自然科学或政治、社会、历史等社会学科领域。

1921年,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吕西安·费弗尔(Lucien Febvre)和马克·布洛赫(Marc Bloch)创办了《经济社会史年鉴》(Annales d′histoireéconomique et sociale),该出版物虽名叫年鉴,但实际是一部学术期刊,每年发行6期,发行月份不固定。创办者认为历史学不应该像传统历史学家认为的那样,仅仅是一门政治史、军事史,而要主动同其他社会科学甚至是自然科学专家进行合作,运用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地理学、经济学等多学科的方法解释历史,主张跨学科研究。后来人们以该杂志为标志,称这一史学新学派为法国年鉴学派(Annales School)。《经济社会史年鉴》随后几经易名,到1994年改为《年鉴:历史学,社会学》(Annals.HistoireSciences Sociale)至今,它对世界各国的史学发展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除此之外,还有些AS学术刊物在世界学术范围内享有极高声誉,其中有一部分期刊中文名称翻译为“记事”,如《IEEE计算机史记事》(IEEE Annals of the History of Computing1979年创刊,季刊,为电气和计算机界的领头杂志)、《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纪事》(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1889年创刊,双月刊)等。  

(二)Factbook简史

英美国家年鉴中也有以factbook命名的,factbook在英语中似乎是一个新的合成词,拆分开来,“fact”意为“客观真实的信息(information presented as objectively real)”,“book”是“书”,合成后的词在一般英语词典中找不到,但口语常用,有一部词典解释它为“含有某个特定学科或领域信息的书籍。”美国《词源词典》说它属于“参考书(reference book)”和“年鉴(yearbook)”一类,是一种出现较晚的年鉴样式,大约在19世纪后期问世。从词的演变角度看,factbook可能是从book of factsfact book 一路发展下来的,并且这3种形式的词(组)同时被当今美国的工具书或期刊用为书刊名称,这些书刊中有的书籍只是单行本,有的逐年出版,有的按月或其他时间出版,后两种版本的factbook内容时出时新,其中英美书评常常用yearbookalmanac来描述、指称年度出版的factbook。下面介绍几部用“factbook”等3个词(组)命名的年鉴。

book of facts美国《世界年鉴》(The World Almanac)几易书名,初创时为《世界年鉴》,1894年改名为《世界年鉴及百科全书》(The World Almanac and Encyclopedia),1923年后改为现名《世界年鉴及信息工具书》(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以“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命名的年鉴还有“《克拉克肯塔基州年鉴》(Clark’s Kentucky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以“Book of  Facts命名的年鉴有《威斯康星州摩托车安全年鉴》(Wisconsin Motorcycle Safety Book of Facts)。

fact book目前以“fact book”命名的美国年鉴也有很多,如,美国农业部出版的《农业年鉴》(Agricultural Fact Book)是一部介绍美国农业、粮食和农业部本身等各个有关农业方面信息的年鉴。美国有很多大学也编有fact book,这些fact book 是介绍一所大学基本概况、教师学生情况以及学校各种费用的年鉴。

factbook以“factbook”命名的年鉴当首推美国中央情报局编辑出版的《中情局世界信息年鉴》(The CIA World Factbook,国内也有翻译成《世界概况》、《CIA世界实况》等),该书是美国政府对世界250个国家和地区一种资讯概评性质的年鉴,内容涉及到地理、人民、政府、交通、经济、通讯、军事、国际局势等,每年出版一卷。其机密版创办于1962年,为中情局内部所用;非机密版于1971年创刊,1975年为公开版。1994年该年鉴同时实行网络版,2008年纸质版停刊,现改为网络版,每两个星期更新一次,资料信息丰富,是了解当前各国情况和世界局势不可缺少的资料工具书。其中的儿童版非常有趣,内容之涉及美国本土知识,可为中国创建儿童版年鉴所借鉴。

(三)其他年鉴简介

欧美国家还有一些年鉴没有使用上述任何一种“年鉴”标题,这其中最著名的当推英国的《简氏》系列年鉴。简氏咨询集团(Jane’s Information Group)由其创始人简·T.佛瑞德(Fred T.jane)于1898年在英国创建。简本人最初是一个船舰绘图爱好者,对船舰知识痴迷,随后编纂出版了《世界战舰》年鉴,以后他的简氏咨询集团又增加了多个军事知识部门。现在的简氏咨讯集团共出版年鉴版、期刊版、网络在线版、游戏版4类出版物,主要涵盖防卫、安全、交通、法律实施四方面世界信息情报。其出版的年鉴包含军事通信年鉴、光电系列年鉴、铁路年鉴、城市交通系统年鉴、C4I(指挥Command、控制Control、通信Communication、计算机Computer、情报Intelligence)系列年鉴、雷达与电子战系列年鉴、飞机年鉴、战略武器系列年鉴、战舰年鉴等。

除此之外,闻名世界的《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Guinness World Records)也是一部没有使用“年鉴”之名的年鉴。该书1955年于英国创刊,一年出版一卷,内容包括人类所创极限和自然界之最。其创始人休·比弗爵士(Sir Hugh Beaver)是吉尼斯酿酒厂总经理(managing director),1951年5月4日这天,他在爱尔兰一条河边参加乡村狩猎会,其间与人争论什么样的鸟是欧洲最快的猎鸟,争论不休,最终查书索证未果,于是萌发了编辑《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念头。他找来孪生兄弟诺里斯·麦克沃特(Norris McWhirter)和罗斯·麦克沃特(Ross McWhirter)承担编辑工作,于是一炮走红,变为当年英国畅销书之一。

这些年鉴还包括英国《人物年鉴》(Who’s who,1849年创刊并出版至今)、《美国文化人物年鉴》(Who’s who in American Art,1899年创刊并出版至今)等系列人物年鉴。

三、 互联网时代的西方年鉴

自1990年后计算机互联网向全世界公众开放以来,人类社会从此迈进了一个崭新的信息化交流时代。互联网浩如烟海的信息和简便快捷的检索手段,对年检等传统信息工具书无疑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巨大挑战,年鉴在这样一条信息高速公路上还能以原有的速度继续向前奔跑吗?

1997年12月,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旧式年鉴在互联网时代繁荣兴盛》的文章,对西方年鉴在早期网络时代的繁荣现象及其原因进行了描述:

1、年鉴信息丰富,价格便宜,依旧为读者所爱。文章指出,年鉴,特别是像《世界年鉴》、《查信息请用年鉴》等大众年鉴含有海量信息,备受孩子和成人喜爱。文章作者曾走访一所小学,那里的图书管理员说,每年新的《世界年鉴》一到学校,孩子们总是爱不释手,直到翻破书页为止,他们总喜欢在书中查阅一些琐碎的小知识。大众年鉴每本售价平均不到11美元,价格便宜,且大多在11月底集中上市,因此被人们当做圣诞和新年礼物赠送亲友。美国市场,每年售出两百万册大众年鉴,其中《世界年鉴》销售约120万册,这些年鉴有70%是在年底节日期间售出的,因此它们总是排在这一期间十大非小说类图书销售排行榜上。

2、年鉴成本低廉,销售市场巨大,受到出版商青睐。年鉴每年有很多内容数据可重复印刷,不必支付知名作家巨额稿费,因此它的印刷出版成本较低。在记者撰写该文同年,有许多出版商争相编辑出版新年鉴,其中出版的《华尔街杂志年鉴》、《纽约时报年鉴》利用自身报刊知名身份和优势,将新鲜血液注入到所编年鉴中,一反传统年鉴只墨守历史和过去信息的模式,而尝试向读者提供未来可预测的信息。

3、作为信息载体,年鉴可以挑战互联网。年鉴出版商们对于新出现的互联网并不表示担心,他们认为,公众可以从年鉴上更快、更轻松地找到一个精准信息,而在互联网上搜索一则信息,往往要翻遍多个网页,进行拉网式地排查,这对信息使用者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但是也有一些年鉴出版商准备充分利用互联网,他们投资百万美

【作者:杨永成

(Top) 返回页面顶端